关灯
护眼
    龙骨翻车安装在池塘边,它的动力装置像磨房里的磨盘,薛明用力推动龙骨翻车,池塘里的泉水源源不断灌溉麦田。

    “大舅的手艺真不错,推起来不费劲。”薛明给小野驴戴上牛梭子,“养驴千日用驴一时,来吧老伙计。”

    小野驴拉了两圈就开始拉屎,薛明马上用布袋套住他的脑袋,一鞭子甩在驴屁股上,“懒驴上磨屎尿多是吧?”

    伴随着小驴的拉磨动力轮盘源源不断的从池塘里带出泉水灌溉麦田,半个小时后薛明奖励它一个红萝卜。

    小驴拉磨一圈又一圈,薛明也露出了笑容,小黑是他从小养大的,现在已经有了成年毛驴的体型。

    就这样在空间里待了两天终于浇完15亩麦田,围着麦田仔细观察麦苗基本上都长出了麦穗。

    用尺子测量麦穗的长度在12到20厘米之间,每穗小麦的穗粒数量在30粒到80粒之间,薛明仔细记录这些数据。

    麦田中间有些麦苗长得特别高,比普通的小麦高一头,麦穗也和普通小麦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薛明觉得它们应该不是小麦,于是掐个麦穗装进书包里,离开空间走出森林。

    回家途中路过18队的麦田,忍不住走过去跟自己的麦田对比,发现它们也是刚抽穗。

    不过麦苗的高度没有空间小麦高,麦穗没有空间麦长,薛明还发现很多没抽穗的麦苗。

    赵村的小麦比他的小麦早播种两个月,麦苗和麦穗都没有他的好,感谢空间的黑土地和灵泉水。

    “喂,站那别动!”忽然远处传来大声呵斥,薛明抬头看见五个人向这边跑,四男一女身后都背着枪。

    女人是18队的队长刘月娥,四个男人有两个是大队民兵,以及大队支书赵田和大队长孙玉厚。

    “孩子你啥时候回来的?”刘月娥拉住儿子的手上下打量,没等儿子回答她就笑了,儿子比之前胖了一圈显然没吃苦。

    “我刚回来,你们干嘛呢?”薛明给支书他们递香烟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以为有人偷麦苗呢。”赵田接过香烟看见烟屁股上的双喜标志赶紧点火。

    偷麦苗在农村屡见不鲜,不过薛明发现他们的笑容有些牵强,好像有什么坏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大妹子你先跟大明回家,记得晚上来大队开会。”孙玉厚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刘月娥摘掉步枪交给孙玉厚,母子俩肩并肩往家走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有几个小孩子在玩耍,薛明从包里掏出奇怪的麦穗,“妈你看这是什么麦?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麦。”刘月娥转身指着在麦田里劳动的人,“大麦磨的面粉很不好吃,你看他们正在拔掉麦田里的大麦。”

    薛明听说过大麦,啤酒里的麦芽糖好像就是大麦的麦芽,“为什么拔掉它们,难道大麦会影响小麦的生长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影响,大麦会跟小麦争夺肥力、水分、空间和光线,大麦下面的小麦根本长不好,咱们拔掉它们拉到牛棚里喂牛。”刘月娥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