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次日,太阳刚刚升起,一缕缕阳光照在皇宫的琉璃墙瓦之上,也照在了奉天殿前的丹墀之上。

    自大明开国后,老爷子定下各种礼法章规,其实就有关于朝会的规定。

    由于老爷子是个勤勉的皇帝,所以他规定,皇帝每天都要上朝议事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除了特殊日子外,老爷子三十年如一日,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朝会,一天三次,分别为早朝,午朝和晚朝。

    刚开始继位的时候,朱雄英严格落实老爷子当初定下来的规定,大小朝会照常举行。

    可时间长了,别说大臣们受不了,就是朱雄英自己都吃不消,而且很多事情都是鸡毛蒜皮的屁事,有的臣子,特别是文官,能啰嗦半个时候都说不到重点。

    永兴四年,朱雄英再也扛不住了,立马把老爷子定下的朝会规定给改了。

    三天一次小朝会,五天一次大朝会,若是有什么大事,可在武英殿临时议事。

    官员沐休制度也在永兴朝得到了完善,经过朱雄英斟酌考虑之下,决定每个月五号所有官员公休一日。

    春节,立秋,中秋,端午,冬至,太上皇的生日,皇帝的生日各休一日。

    这么算下来,除丧,病,省亲,祭祖,迁葬等特别假期外,大明朝官员一年的假期达到了惊天动地的二十天。

    虽说二十天也不算很多,但和洪武朝一年只有三天的公休相比,永兴帝简直就是体恤人臣的千古圣君。

    不上朝不代表可以休息,特别是身为皇帝的朱雄英。

    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,可一朝更有一朝之景象。

    洪武朝严刑峻法,重典治国,而新朝永兴帝,却是在各种改革,清扫洪武朝遗留下来的各种积弊。

    国事,家事,大小事物几乎占领了他的所有生活。

    奉天殿前的御阶,丹墀之上早已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的身穿粗布棉衣,有的身穿儒袍,有的穿华丽的锦衣,有的满是补丁,年纪几乎都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。

    这些人全部都是去年北榜的三甲进士,有些还是二甲出身,足足五百多人。

    兵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詹徽,身穿一身礼服,站在所有进士前,高声喊道:“肃静!”

    站在下面的进士们立马不敢在窃窃私语,老老实实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朱雄英身穿冕服,大步走了过来,身后跟着李进和朱高炽,以及许多六部官员。

    五百多人齐刷刷的拱手行礼,齐声喊道:“学生见过陛下!”

    殿试都是由皇帝本人亲自监考,所以凡是考中殿试的都可以称自己为天子门生。

    詹徽立马走了过来,低声道:“陛下,一切准备妥当!”

    朱雄英微微点头,并没有坐上准备好的椅子,而是走到士子之间,詹徽,李进和朱高炽立马跟了上去,朱雄英却让他们后退,自己过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都坐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