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开春即是农耕时节,老爷子带着李泰和一帮老太监又在忙碌他那一亩三分地。

    就算天要塌下来,也不会耽误老头子种地。

    少年贫苦,食不果腹的经历让老爷子格外重视农耕。

    每到农忙之时,朱雄英总会帮老爷子去农耕,现在朱文珏也长大了,也能帮着干些农活了。

    内花园,李泰光着双脚,小腿上全是干裂的淤泥,脸上也是印满了泥花,正在农田里卖力的干活。

    傍晚,老爷子身穿一身粗布衣裳,站在农田边,招呼道:“李泰啊,天不早了,上来歇歇吧,明个再干!”

    “哎,来了,爷爷!”

    这声爷爷喊得当真是无比亲切,李泰悄悄从农田里抓起一把淤泥,趁着擦汗的时候涂在了脸上,又用袖子一擦,凉风吹过,立马干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老爷子身边的李进全部看在眼里,顿时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小子,真是有点意思!

    “李泰啊,辛苦了!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呵呵说道:“干的真不错,瞧你这一脸的泥,一会儿去内监好好洗洗,在宫里吃过饭再走,明个早点过来!”

    李泰却苦着脸说道:“爷爷见谅,小子明天可能来不了了!”

    老爷子瞪着他质问道:“咋……你不愿意给咱干活了,还是怕累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!”

    李泰立马解释道:“能帮爷爷干活,是小子的福分,小子巴不得能常陪在爷爷身边,是明天上午,陛下召见所有的三甲进士,小子也在其中!”

    “是这事啊,咱听皇帝说过!”

    老爷子神情严肃的说道:“小子,这事咱帮不了你,明个你得好好答啊,争取留在京城,不然就没人帮咱干活啊!”

    李泰心中一紧,陪着笑道:“爷爷说的是,小子不会让爷爷失望的!”

    他一个三甲进士出身,就算补了缺,外放出去也是个芝麻绿豆官,一辈子到死恐怕都到不了知府。

    可留在京城就不一样,虽然是个管理文楼的小吏,但却是李进的门生啊。

    虽说平常做的都是一些端茶倒水,刨土种地的活,可自己是给两代帝王的军师端茶倒水啊,那是在给太上皇刨土种地啊。

    别说下放个县令,就是知府,李泰都不会有任何心动。

    “李进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

    老爷子招招手,吩咐道:“这小子帮咱干一天活了,带他去东长房吃顿好的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到了日落,李泰在内监洗个澡,换了身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恩师!”

    李进微微颔首,站了起来,说道:“走吧,带你去吃饭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泰像个跟屁虫一样,跟在恩师身后,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进入东长房,正好赶上饭点,已经有不少官员在吃饭。

    亲王都有自己的包间,外面的官员主要分成三桌。

    凌汉,王钝,郁新等清流坐在一桌,董伦,杨士奇等内阁成员坐在一桌,詹徽独自一人坐在一桌。